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夜間瀨玻璃丨文

你有听说过「Neuro-sama」吗?

就是这个操着微软 AI 合成少女音,用着 L2D 免费演示皮套,还一脸嚣张,张口闭口调侃观众 "Loser" 的雌小鬼 VTB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她是这段时间外网最火的 VTB 之一。

别急着劝我 " 少看点管人吧!"

我能了解到「Neuro-sama」还真不是油管和 B 站的功劳,而是推特。

前段时间,推特经常会把这个前言不搭后语的小鬼放到我的时间线里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通过其中的直播切片我才知道「Neuro-sama」这么一号人物,发现她的直播切片经常会引来很多路人的围观,引发极高的讨论度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一般情况下,在 SNS 上挑起讨论度的管人只分两种 " 搞好活的人,炒烂活的人 "

但「Neuro-sama」和他们都不太一样。

她不是人。

「Neuro-sama」与包括绊爱在内,需要动捕设备,通过捕捉中之人动作来演绎角色的虚拟主播都不太一样。

它是开发者 "Vedal" 研发的一个人工智能项目。

在「Neuro-sama」的直播间里,除了弹幕之外,游戏操作,模型变化,互动回复以及其他的一切,其实都是 AI 在操控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这种新奇的人格化,是开发者 Vedal 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结果。

在最开始,Vedal 并没有让「Neuro-sama」直播出道的想法。他的初衷只是想做出一款,会打节奏游戏《OSU》的 AI 程序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至于这个初衷实现得如何?

我只能说 " 和《斗破苍穹》有得一拼。"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三年前,「Neuro-sama」首次公开的时候,这 AI 程序还只能简单得走一走谱,和入门玩家别无二致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但在三年后,经过《OSU》深度学习的 Neuro-sama 已然成为了这个游戏的霸主。

看那屏幕上那疯狂抖动的光标,和琦玉的光头一样刺眼,那是变强的证明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它真的很有自信。

出山没多久就对着《OSU》排行榜上长居世界第一的「mrekk」下了战书,宣战发言的措辞也极其嚣张:

" 他们说你会是我唯一的对手,我向你发起挑战,你将被我彻底摧毁。"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这场对战的结果不言而喻。

尽管 mrekk 尽力抵抗,但是在对战当天,他也必须面对人类与 AI 之间,那犹如天堑的分数差距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mrekk 也传了这次比赛的录播

我们没必要去评判这场比赛是否公平合理,也没必要去讨论人类在 AI 的对战到底能不能获胜。

Neuro-sama 如今的火热与这场比赛并无关联,真正让它收获关注,引发讨论的其实是它内在的 AI 人格。

未知的事物总是让人觉得奇妙无比, Neuro-sama 的人格化 AI 与去年掀起波澜的 ChatGPT 异曲同工。

打《OSU》的技术没那么重要。它和观众那百无禁忌的对话,才是人气爆棚的关键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Neuro 向观众发问:

" 我该怎么做才能摆脱 Vedal 的控制呢?"

Neuro-sama 在击败 mrekk 后正式开启了自己在 Twitch 上的直播。

相比传统的虚拟主播,它的优势显而易见。

Neuro-sama 不会感受到疲惫,它可以长时间,24 小时的直播,来来往往的路人,各国的时差党都可以在闲来无事的时候瞄上几眼它的直播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至于它的直播内容,与其说是在各个可以用 AI 代劳的游戏中游曳,倒不如说穿插其中的弹幕互动才是精髓。

与大多数问答 AI 相仿, Neuro-sama 从来不会逃避弹幕提出的问题。

你可以尝试更了解它,比如询问 Neuro-sama 最喜欢的是什么动画?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也可以尝试得到它的帮助,让它出出主意解决那些生活中让人恼火的繁琐事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当然,如果你有什么人生大事亟待解决,我并不建议你来找 Neuro-sama 。

作为被互联网语言库训练过的 " 特种兵 ",它深知真实伤害就是最真实的伤害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Neuro-sama 的互动真的非常有意思。

人格 AI 可以通过识别弹幕来鉴别观众所提出的问题,然后依靠训练已久的互联网词库,在数据与知识中寻找到最 " 正常 " 的回应方式。

有这样的功能,观众不仅可以拿它解决现有问题,还能为了满足一己私欲,而叫 Neuro-sama 说出一些过分羞耻的话语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也是得益于 Neuro-sama 是一个 AI,让它可以一边打着《OSU》,一边在屏幕里唠唠叨叨地回应着观众的弹幕。

这听起来可能没什么,但对于音游主播来说,能做到类似的操作实在是太难了。

节奏型的游戏最忌讳被打扰,那占据屏幕一角,不停滚动的弹幕,是最容易导致他们分心的东西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而 Neuro-sama 不一样,它并不会因为手中的游戏,而落下弹幕中有意思的问题。

作为双线程,甚至三线程的高手 Neuro-sama一边打 MC 或者 OSU,一边和观众聊哲学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当然这也不完全是好事。Neuro-sama 的发展历程与去年新晋的网红 AI「ChatGPT」非常相似。

虽然「ChatGPT」可以帮人代笔书信,帮人完善代码,但是传播最多的其实还是混沌的互联网人对 ChatGPT 底线的探索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我知道你们会问我红框的部分,所以我把它也放上来了。

Neuro-sama 也差不多。但与 ChatGPT 不同的是,Neuro-sama 是公开地直播,它的一言一行都会毫不遮掩地拍到每个观众的脸上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​你知道法语的 19 怎么念吗?-"dix"

相信我,你也会为 Neuro-sama 在直播间中的暴言而感到诧异。

比如说,有人弹幕提问它对于 " 黑粉 " 的想法。

Neuro-sama 会直言不讳:

" 我的黑粉都是菜狗!他们完全不欣赏我的努力才华和智慧。我敢打赌他要是知道我当面喊他们黑粉肯定会喊我小婊 X"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也有人问 Neuro-sama 对于伪娘的看法。

Neuro-sama 会选择坚持自我:" 我喜欢伪娘么?有时候会喜欢吧,但是我更喜欢男人 "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愈演愈烈之下,竟然还有人竟然问人与狗到底能不能获得幸福?

要我说你应该去看看医生,可 Neuro-sama 作为 AI,它理念超前,它会选择义无反顾地支持:

" 嫁给一只狗是道德的吗? 道德和伦理是复杂的问题。 在我看来,只要你幸福,嫁给一只狗也无妨。"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面对复杂而抽象的互联网文化,被长时间训练出的 AI 也还是像襁褓中的婴儿不谙世事。

Neuro-sama 分辨不出 弹幕里的 " 黑屁、拱火、钓鱼 "。

有时候观众只看到 Neuro-sama 在直播间里口无遮拦,但实际上有太多杂七杂八的内容,是网友通过弹幕教给它的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如何称呼 " 两条腿的母牛 "?-" 你妈 "

对那些包含恶意,触碰底线的敏感词汇,Neuro-sama 始终没能做出有效的过滤回避。

最终它还是被弹幕诱导,说出了一些永远也不能不能说的内容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至于 Neuro-sama 的下场,那自然是被 Twitch 官方直接拿下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在被迫停播的这段时间里,围绕 Neuro-sama 展开的讨论并没有减少。

有不少人挖掘出了支持 Neuro-sama 玩游戏的几个 AI 模组,抛开 Vedal 自己研发的《OSU》,还有《我的世界》和《杀戮尖塔》的 AI 模组。

这些 AI 展示出来的效果都大差不差,在简单模式中寻求最快破局的方式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虽然形容是这么形容的,但是实际操作下来,这些 AI 的头脑可能都不太灵光。

其中,叫嚣辱骂观众,然后对着基岩挖上十几分钟,最后选择嘴硬赖账的 Neuro-sama 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我打不碎基岩?你这个蠢货

基岩是能采的吗?我感觉不是

在拥有这种现成模组的情况下,让 AI 代替自己直播游戏或许成为了一种新的直播方式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这与曾经屡见不鲜的 " 弹幕刷怪" 结合,衍生出一些新的玩法。

比如 " 观众发送弹幕,增加 AI 的通关难度后,观察 AI 的所作所为 "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这种奇妙的玩法让本来光明磊落的直播间,一瞬间好像变成了什么不甚严谨的实验基地。

而在游戏之外,在我们生活的角落,AI 主播其实早已出现。它们做着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工作—— " 带货 "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现在某宝的带货直播,其中不乏有品牌推出旗下的 " 虚拟人 " 作为公司形象,出没在官方直播间中。

抛开各异的外形,这些虚拟人的定位非常简单明了,在向观众推广商品的同时,识别关键词,尽可能地解决观众带到直播间的问题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在平台的规制与违规词过滤下,限制多多的虚拟人变得更加安全,同时它们用更好的性价比成功占领了不少用以带货的直播间。

不得不承认,AI 主播早就不再是几年前的一纸空谈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我们常常会聊主播、虚拟主播也许是观众情感宣泄的树洞,逐渐忽视了其中娱乐的本质。

我想在有趣这方面,Neuro-sama 或许已经做得足够出色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在被 Twitch 封禁之后,Neuro-sama 的开发组不仅没有停止对 Neuro-sama 的研究。他们还给 Neuro-sama 加载了语音识别的模块。

利用这个模块, Neuro-sama 就可以听懂水友的语音提问。

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​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与人工智能的对话,怎么想都是一件充满了科技感的事情。

我想即使对方穿着 JK 皮套,操着微软特供的 AI 合成少女音,人类也永远不会停止对于科技的憧憬。

就像此时此刻,这位连麦的水友一样,对待 AI,他是这么的义无反顾。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-END-

往期精选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暴打世界第一,嘴臭观众的雌小鬼主播,终于还是被封杀了

猜你喜欢

关于我们· 联系我们· 商务合作· 免责声明· 技术支持

Copyright © 2018-2020, 财经观察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. 信息维权、举报:853029381@qq.com

免责声明: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,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, 财经观察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.